律师眼中的司法之变:一年办结四起无罪辩护案非巧合

  一年办结四起无罪辩护案不是巧合

  律师娄秋琴讲述中国司法环境之变

  娄秋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事辩护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长期专注于刑事辩护业务和企业刑事合规业务,曾代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案,首都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崔某某受贿案等一批社会重大影响案件,有多起无罪辩护成功案例。出版《公司企业管理人员刑事法律风险与防范》《商界警示》等专著。

  本报记者  周斌

  过去的一年,律师娄秋琴办结了4起无罪辩护案件,全部都是涉及民营企业家的无罪案件。这是她深耕官员和企业家刑事辩护12年以来,办结无罪案件数量最多的一年。

  “单单2018年就有4件,这不是巧合。”娄秋琴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与国家司法保护民营经济发展的大环境密切相关,也是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等司法体制改革的结果。

  今天,让我们来听听娄秋琴的故事。

  办理一起案件恰如一叶知秋

  这是一起涉嫌行贿近1000万元的案件。

  检察机关指控广东一家大型建筑工程企业单位犯罪,公司总裁作为主管负责人一起被移送起诉。娄秋琴正是这位总裁的辩护人。

  介入案件后,娄秋琴通过认真阅卷、会见、调查了解到,对于指控的所谓行贿事实,是由独立核算的分公司负责人具体操办的,公司总裁根本就不知情。

  但有多份口供指认公司总裁是知情的。“两名被告人共有15份供述是非法取得的,他们在侦查阶段后期以及审查起诉阶段均作过无罪的辩解。”娄秋琴回忆说。

  她将辩护重点锁定于非法证据排除。

  “2012年,刑事诉讼法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国家安全部出台实施《办理刑案严格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细化了这一规则。”娄秋琴说,她通过申请召开庭前会议、申请侦查人员出庭、调取同步录音录像等,推动开启“排非”程序。

  “经对出庭侦查人员发问,我发现侦查人员存在以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供述的情况。经仔细审查同步录音录像,发现笔录起始时间与提审时间、录像时间不吻合,且笔录内容与录像内容不一致等问题。”娄秋琴说。

  从细节入手,循序渐进,抽丝剥茧。在辩护人的共同努力下,一审法院排除了两份有罪供述,但仍然认定企业构成犯罪,并对企业总裁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二审法院排除了其余13份有罪供述,于2018年12月宣告建筑工程企业及其总裁均无罪。

  这样的判决结果,不仅使企业总裁免遭囹圄,也挽救了整个企业,因为一旦因行贿被定罪,企业被列入“黑名单”,将失去一系列招投标资格,严重影响制约其今后的发展。

  “实际上,我的辩护意见在一审时已基本阐述清楚,所不同的是,二审时法官的司法理念发生了变化。一审判决以不能证明存在刑讯逼供为由而未敢排除所有的非法证据,但事实上,只要不能排除有刑讯逼供的可能就应当排除,二审判决符合法律规定和司法精神。”娄秋琴补充道,二审时保护民营企业家这一司法环境也是个有利因素。

  一叶知秋。一起案件,印证了中国司法保护民营经济发展之变,也见证了娄秋琴刑事辩护的执着和努力。

  司法环境发生变化,办案律师感受多多

  一年办结4起涉民营企业家无罪案件,是娄秋琴原先未能料到的。但无罪案件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她有所预见。

  这个信号很强烈。

  之前,中央三令五申要求“加强产权保护”。“有恒产者有恒心”也被写入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

  于2018年年初举行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则明确提出:要抓紧甄别纠正一批社会反映强烈的产权纠纷案件,进一步稳定社会预期,增强企业家信心。

  之后,中央政法各单位出台法律文件、召开相关会议,要求加大对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权利的保护力度,坚决纠正涉产权错案。

  让娄秋琴印象深刻的是,去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对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案再审改判无罪,这大大提振了人们对司法保护产权的信心。

  娄秋琴明显感觉到,办理涉民营企业家案件更加得心应手。“司法环境发生了变化,司法人员更愿意倾听律师意见,办案更慎重,纠错更大胆,这样我们辩护时的底气也更足了。”她说。

  颇为巧合的是,娄秋琴办结的这4起涉民营企业家案件分别是在侦查阶段、审查起诉阶段、一审阶段和二审阶段取得无罪效果的,正好涵盖了刑事案件的四个诉讼程序。

  2018年年底,娄秋琴代理的另一起民营企业副总裁涉嫌挪用公款1200多万元、贪污3000多万元的案件一审宣判,当事人同样被宣告无罪。“这起案件进入审判程序后,我们说服承办法官对当事人先行取保候审,让当事人少受了3年羁押之苦,这在以往很多案件是很难做到的,为法院点赞。”她说。

  宣判后,4000多万元涉案冻结款被立即解封。当事人说,是娄秋琴凭借精湛的专业技能和对自己近乎苛责的要求打赢了这场官司。

  企业家涉及刑事风险高

  发,各种因素都有

  即便无罪释放,损失往往已经难以避免。

  “企业家被抓,不管结果如何,企业‘黄’了的案例,我见过太多。”娄秋琴感慨道,我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对企业家的个人依赖都很高,一旦企业家涉刑案,企业很容易陷入困境甚至瘫痪。

  在她看来,当前企业家涉及刑事风险高发,这既有外部因素,也有内部原因,即企业、企业家自身的不规范。

  “有的企业家,对法律尤其是刑事法律一点概念都没有。”娄秋琴说,这些企业家认为有些事是“行规”“潜规则”,大家都在做就可以做,殊不知自己已经碰触了法律的红线。

  她举例说,按照公司章程,财务支出500万元以上需要股东签字同意。合作无嫌隙时,股东之间打个电话,和财务说一声就把钱支走了。过后如果股东之间闹翻,有股东翻脸不认账时,就很有可能变成挪用资金或职务侵占。

  另外一些企业为了避税或者支出便利,存在通过个人账户出入账的情形,风险极大。娄秋琴曾办理过一起涉案3700多万元的职务侵占案,就是由此导致的。最终,她将满满一屋子的原始记账凭证翻了个遍,所幸找到有力证据,法院最终认定侵占金额为200多万元。

  “企业、企业家只有自身硬,才能规避法律风险,才经得起查。”娄秋琴说。

  为此,这些年,她将大量精力投入到企业刑事合规领域,在专著《公司企业管理人员刑事法律风险与防范》和《商界警示》里,将一家公司从设立到终结所有的刑事风险点都整理了出来,还常年给很多大型企业及一些高端的法务联盟进行刑事合规培训,将许多风险隐患遏制在源头。

  “企业刑事合规是大势所趋,护航民营经济发展,律师大有作为,刑辩律师大有可为。”娄秋琴说。